我的信仰見証

陳嘉惠姊妹

蔡昇輝同學

連勝義弟兄

  高伊君姊妹

何杰堂弟兄

簡月夏姊妹

王文理姊妹  

王文惠姊妺 楊景昌弟兄          

見證   楊景昌弟兄

感謝上帝!醫治我的脊椎炎。

我不知聖靈是什麼,直到祂來到時,我也不太清楚,因為一切是這麼突然但又非常真實。事後才恍然大悟,內心充滿喜樂與平安,並且改變了對事情的看法與態度,感謝上帝!

    過年後,由於急性脊椎炎,在中山醫院急診,張牧師、牧師娘來看我並為我按手禱告,當時我感覺牧師的手很熱,在我痛的地方有一股暖流。住院當中我每天禱告,五六天後出院我仍繼續禱告,在出院第二天禱告時我再一次感受到熱氣在我的神經處經過,有兩三遍,感覺很好。雖然止痛藥我也吃,但經過這兩次後,我對自己的身體很有信心,我也完全相信上帝,不再憂鬱、不再胡思亂想,一切都交給主。

    李偉卿醫師建議我平躺,三星期後作門診復健,包括電療、拉腰,漸漸的感覺越來越好,十天後就不需復健與止痛藥,也不會再疼痛,除非很累時才會痛。

    在還沒發生急性脊椎炎時,有一晚睡覺時,我夢到有個聲音問我你那裡不舒服,我說頸椎. ,又問這裡嗎?就有一隻手按我,我痛到醒來,心想又要吃止痛藥,等起來再說就又睡著,沒多久又被按了一次但不同部位,又痛到醒來,這次就起來,想到是主的醫治就滿心感謝,感謝主的聖手醫治,從此以後痛的地方就慢慢減退,過年後到現在都不再痛了。

    八月十五~十七日的培靈會結束後有一次我禱告後,當天晚上夢到有人將我的計程車收走,就問為何將車收走,答說:何人收走不能告訴你。我一直期待能轉業,而現在我已漸漸轉換職業,感謝上帝!

    非常沒系統的將我的經歷分享,內心只想感謝上帝!希望看到的人能體會我內心的喜悅。謝謝!(二00三年八月卅一日)

回選單


我信主的見証                                                                 王文惠姊妺

牧師!主內的兄弟姊妹們大家平安!很高興在八月四日那天我與我的姊姊文理,一同在這裡接受洗禮,感謝主!這是上帝賜給我們的奇妙恩典。

從小在民間宗教信仰的家庭裡長大,為甚麼會接受洗禮呢?因為上帝在我周圍早安排了許多位基督徒,他們對我的影響很深。小時的鄰居,到了聖誕節,會邀我到附近的教會,參加聖誕禮拜。雖然不甚了解聖誕節的意義是什麼?只懂得享受糖果及禮物,但是每每經過教會時,我都會覺得那是一個快樂的地方。中學時一位摯友(很可惜、已失去聯絡)常帶我到民族路教會唸書,當時覺得民族路教會,是個很特別的地方,一直到認識克智,我的先生。可能也因為他是基督徒,所以在無法抗拒他的魅力下,最後只好嫁給他,但我深信,這是上帝為我所做的最美安排。因為我的婚禮,就是在民族路教會舉行。

婚後,進入基督教的家庭,我想上帝的祝福與照顧,會因為我是家中的一份子,而愛屋及屋,也會保守我。直到前二年的除夕夜,婆婆帶領我們全家做禱告-告訴上帝希望成為一個基督化的家庭,我能接受洗禮。那時起,我才認真去思考,是否該〝信仰獨立〞。過沒多久,剛好教會邀請黃連星牧師到民族路教會辦了一場培靈會,在那次聚會中,我得到很大的啟示與感動。我低頭迫切的禱告,我告訴上帝,我不要再每個禮拜日來這堙岱丑祁妨禲A我不要名詞,我要動詞〝作〞禮拜,請祂進入我心中,帶領我更接近祂!當我仰頭時,望著發出光芒的十字架,停不住的淚水潸然而下,我知道上帝已聽到我在叩門;很自然的,伸手拿出聖經打開,竟然是第一章創世紀,原來上帝要我成為一個重新造的人。從那夜起,我開始讀聖經,我的心愈來愈靠近上帝,並在內心深處,接受祂的應許。這樣的信心,這樣對上帝的依賴,改變了我的生命。

  前幾天,有位多年好友知道我接受洗禮,問我有何不同?我告訴她,我變得〝很富有〞,並不是銀行存款數字增加,而是〝心靈的富有〞,所有心中的欠缺,上帝都給我了,因為祂都知道,當我遇到軟弱、挫折時,祂賜給我│勇氣,當我迷茫、徬惶時,祂賜給我│智慧,當我傷心、疲憊時,祂賜給我│安慰,這就是我最大的富有。感謝主!另外要感謝張牧師積極的帶領,並安排素華姊,幫助我對聖經做進一步的了解,為我解惑,由衷的感激。

  最後我最想講的是│

~每件事情的背後,都有上帝最美好的安排。~

(見証於二00二年八月廿五日)

回選單


我的信仰告白                                                     王文理姊妹   

我是出生在一個傳統宗教但不是基督信仰的家庭。其實所有的宗教信仰在我的成長過程裡, 並沒有特別的意義。直到我30歲結婚那年宗教信仰對我才產生了影響。

    我嫁入三代是基督徒的家庭。在他們身上我看到基督徒對其信仰的堅持以及對人的熱忱和愛心。在那時我也會跟著去教會,但內心還沒有要跟著信仰,然而卻對基督教產生了好的感覺。就在一年半前我公公過世那年, 他老人家特別交代要帶小孩們到教會上主日學。於是去年九月,我們一家人來到了民族路教會。選擇本教會是因為文惠和克智平時的邀約,感謝他們。

    原本以為只是帶小孩來上主日學而已,沒想到自己在禮拜中深受聖歌隊讚美主的歌聲所感動,流出了眼淚。

緊接著因兩件事讓我開始認真的思考宗教信仰跟我的關係。

1. 美國總統布希在北京演講提到美國人民95%以上具有宗教信仰。他也提到宗教信仰對美國社會是一股很大的安定力量,也是美國之所以強盛 的源頭。相信這也是上帝給美國最大的恩賜。

2. 李登輝先生在“虎口的總統” 書中述及他信主耶穌基督的過程,以及他在總統任內凡遇國事困難或面臨重大決定,無法做主時,他總是靠不斷的禱告,讀聖經,讓主耶穌引領他度過無數困境和難關。

這兩件事加強我為自己尋求宗教信仰的決心,而信奉主耶穌基督是我唯一正確的選擇。

    最後,讓我內心欲信主的想法,真正落實具體行動的是,我們的張宗隆牧師。他先是安排我進入聖歌隊,在為復活節密集練唱的二個月中,我由詩歌中了解耶穌基督對世間人的愛,是至大至深而感動。在此也感謝聖歌隊所有的兄姐,更要特別感謝BLUE姐和雅雲姐在那段時間的鼓勵和幫助。

    最後要感謝張牧師特別安排素華姐在百忙之中,撥出六次,每次二小時為洗禮準備的進教造就班讓我進一步了解基督信仰的真諦。感謝主的安排。

    我靜心期待洗禮日的到來。                                (傳講於二00二年七月廿一日)

回選單


受洗見証分享                                                                          簡月夏姊妹

  感謝主,當我由壽險公司退休後,常常在回南投途中,看到在五權路與復興路口右邊看板一段經節:『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堥荂A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感覺我必須來依靠主。當時都沒時間來禮拜聽道理,所以每天禱告求主給予我安排時間。感謝主,從此以後每個禮拜日就有時間了。

  有一次,在第二堂禮拜後,牧師為我和倆位姊妹禱告時我哭出來了,因當時我的感覺好像是受委曲的孩子回到家一樣,感覺這堣~是我的家。

  有位協會的姊妹開刀不是很大的情況下,醫師處理不當,要她在加護病房住十天。很奇妙的事,在一個早上我一直打大哥大給她的先生要她轉院。後來在中國醫藥學院加護病房時,我每隔一天就去看她,並且要她一起禱告。我不是很會禱告,但是上帝聽到了。很來據說本來只有20%的希望,感謝主,祂透過醫師治療了她。她現在很健康了。

  鹿港牧師和牧師娘的逝世,起初我也感到疑問。後來參加了牧師娘的告別式,看到那般情況使人很感動,鹿港教會的兄姊及彰化各教會兄姊的愛,在牧師和牧師娘生病中,無條件的奉獻付出, 更能顯現出主的愛是何等偉大。

   威德想在台北買房子,但是要八00多萬,這在一個公務員是很困難的,我就叫他要禱告,當然我也禱告。很奇妙的,上帝答應了,是買了一位牧師的房子,他要到新竹去牧會,而且價錢只有二七0萬。聖經上記載主說過『祈求的就得著,叩門的就給他開門』。我們求真的得了,感謝主。

  我四姊因乳癌開刀又作化療及電療,也因我的禱告副作用減輕好多。真是感謝主的恩賜。

  去年黃牧師的三天靈修會我真的看見了主是醫治的主,是趕鬼的主。

  感謝主給予我祝福滿滿,給我平安喜樂。

  我要用後半生來服事主。                                                                                         (見証於00二年四月七日

回選單


「我信主的見証」  

                              何杰堂弟兄

牧師、各位兄弟姊妹:

    去年受傷期間受到大家關心與關懷,我能於短短時間內恢復,謹向各位兄姊道謝。

  我開始到教會已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而一直沒有受洗是有些原因的。當我九、十歲時母親與父親相繼離世,這對一個孩童而言是件無情的打擊,因此在我最需要父母愛的時期,我得不到父母愛,這實在是很痛苦的事情。上了高中以後經兄長何烈堂長老引導,雖來到教會做禮拜,但宗教信仰對我而言是門很抽象且深奧的學問,在我小小年紀根本體會不到上帝的愛,也沒有感動,直到踏出社會以來,因喜歡詩歌,時常在台北艋舺教會做禮拜,而受吳永華牧師薰陶非淺。於一九六0年在本會結婚,由鄭泉聲牧師証婚,三個小孩也在本教會主日學長大,他們都受到主很大的祝福,學業、事業、婚姻等都很順利,並且都已受洗。至於我呢?卻受到主莫大的試煉,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傍晚太陽剛下山時,視線模糊,我載我婦仁人由外返家,一開大門看廚房側門半開,心堛器D情況不對,我站住還想著如何應付,果然一個又高又大的歹徒一手拿開山刀,一手拿起子,走了過來,當他到了我身邊時,我亳無思慮之下竟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於是兩人扭成一團,從門內滾到門外。經過十多分鐘的纏鬥,歹徒竟坐了起來對我說:「阿伯,我沒有拿你什麼東西,你放我走吧!」他放下手中的起子,我就拾起起子往他頭上揮去,他用開山刀來檔,幾經數次來回搏鬥後,我發覺我受了傷,我的臉和上衣全是血,我停止了戰鬥,放他走。我臉上的血流不止,家附近又叫不到車,不得已只得自已騎摩托車載著我婦仁人到台中醫院,急診室醫師一看我出血情況緊急,來不及打麻藥就用大針連縫八針,住院一星期。感謝主我平安復原。

  第二次試煉是一九九一年七月廿九日在家附近十字路口,我騎機車被一女教師撞及機車後部,我摔向右側隨即昏暈過去,不省人事,醒來時已在中國醫藥學院急診室,我右腿斷了兩處,右肩胛脫臼,住院一週後又復健數月才復原,幸好頭部沒有受到傷害。感謝主又過了一個險關。

  第三次試煉也是最嚴重的一次是在去年二月十七日早上七點半,我前兩天剛搬入剛建好的新居,晚上臨睡前為了安全起見,我把電梯停鎖在四樓,翌晨起來,我走樓梯下樓到舊住處收拾些東西,回來要上四樓時忘記電梯仍鎖在四樓,我在一樓用維護電梯用的鑰匙將電梯門打開,就習慣性地一腳踏入,即摔下八米深的地下室底層,人就昏迷過去,等到救護車來時,我幽幽醒來,被送到最近的中國醫藥學院,俟到下午二點始被送入開刀房,到晚上八點才出來。

  身上多處骨折,左右手、坐骨、骨盆、左腳,脊椎,都有斷裂或壓迫性傷害。

  感謝主在如此嚴重的摔傷之下,我能夠順利復原,而今天仍能自由行動,實在是上帝的奇蹟,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不尋常傷害,要不是有隻看不見的聖手,奇妙地在扶持,保護我,我那有重生的機會,尤其在尚未受洗的情況下,上帝仍如此的愛護我,袒護我,我只有感恩與感謝。以上是我的心路歷程,與各位分享。

          (受洗於二00一年四月十二日)

回選單


「我信主的見証」                                   

                             高伊君姊妹

各位兄姐平安:

感謝主,我知道我總有一天會站在這裡向各位分享我信主的過程

這是上帝在我身上做的奇妙事,我深信上帝揀選我一定有祂的旨意。回想起在民國85年的平安夜我和聰學初相識,在隔年的聖誕節就結婚了。這中間的過程雖然沒什麼特別的,但上帝總在最適當的時機做最特別的事工。起初我和聰學只是朋友,在九月份時我們連手都還沒牽,竟在同年的聖誕節決定攜手一同度一生,彼此相守一輩子。

我的家庭信仰是很傳統的佛道教,而我的父母是相當虔誠的佛教徒,我的母親曾耳提面命地提醒我,屋頂上有十字架的那種教堂是很恐怖的,妳千萬不能進去。我在母親的警告下根本不敢踏入教堂,因此在我還沒決定嫁給基督徒前從沒有機會接觸教會。

當我決定要與聰學閃電結婚時,我的父母第一個反應是:根本還不知對方長的什麼模樣,家住哪裡,什麼狀況都不知道,就要結婚,況且他還是位基督徒呢!然而上帝疼愛我,看顧我,祂仍然將我一步一步的帶到祂面前,所以這樁婚事沒有受到任何阻礙。

您們可以想像嗎?我父母是那樣虔誠的佛教徒,曾經那樣耳提面命的警告我不要去教堂,而今我的父親卻牽著我的手一步一步的走過紅毯,司琴奏著結婚進行曲,我的心頓時澎湃不已,因為我的父母還曾為了結婚選時辰傷透腦筋。在那同時,我父親看到一個異象,是他說:不用看日子了,我看到那裡的教堂非常的聖潔及莊嚴,就照男方的意思吧..就這樣,我走在紅毯上,受到上帝與大家的祝福..

結婚後我並不會很想到教會來聚會,我老覺得很無聊,牧師講道時我常常打瞌睡,充其量我只是陪聰學來而已,參加團契的聚會也不積極,跟上帝根本不親近,然而後來就不一樣囉!我彷彿受到鼓勵般積極的想參與教會的事工與聚會,就這樣,我藉著上帝我的天父更新了自己,找到生命的救主,得到重生,並且只要在路上看到有人辦喪事再也不害怕,因為我有永生的盼望。

這樣的見證之前我就常與我們社青的契友分享過,現在站在這裡與大家分享,我仍然要滿心的感謝主,我的天父。

上帝讓我成為祂的子女。我要珍惜這得來不易的福分,要成為像祂的樣式的基督徒。為要事奉祂做好預備 心,因為我相信上帝會賦予我智慧讓我能為更多人服事。最後我要感謝昨天訂婚的倩芬牧師,因為有她的鼓勵,我才可以,才能成就現在的我成為一位愛主的基督徒,但是有一個人我若沒有感謝他,恐怕他心理不平衡,那就是我的先生聰學,因為有他,我才有這麼好的信仰。

從今以後,我將以信心來領受上帝對我的教導,以更多的愛來幫助人,來回應上帝對我的愛及眷顧,我相信上帝會賜我平安滿滿,喜樂足足,主恩滿溢 感謝主!

(見証於二00一年四月廿九日)

回選單


「我信主的見証」                                                                     連勝義弟兄

    感謝上帝的恩典,感謝牧師及諸位長老的關心。

    這次回來受洗,需要研讀一些課程,受洗前還需要接受長老的口試,之前想到心奡N很恐懼,四肢發抖。昨天向母親提起此事,她告訴我:「你放心,上帝會接納你。」但我還是很緊張。

  四五十年前我走進這個教會,當時我十五歲和父親一起上教堂做禮拜,就坐在教堂中間那個位子。那時升學壓力很大,只有禮拜天早上有時間來。那時牧師禱告時間都很長,還在禱告的時候,我就睡著了,頭低低的,我父親就捏了我一下,對我說:「那麼虔誠,牧師在禱告,你竟然在睡覺。」

  在成長的過程,家人也沒有強迫我受洗。以後因工作關係,所以就不常在台中,到南部工作就到那堛滷郱|做禮拜。到一九七九年離開台灣到了美國,在那生疏的地方帶妻小參加田納西的教會,那堣皉野x灣人。孩子在那埵赤齱A美國人很幫忙我們。浸信會的音樂造詣很好,我們都會去聽音樂。剛開始聽ㄉㄛ、ㄌㄟ、ㄇ一很習慣,聽到A、B、C就聽不懂。慚慚地三個孩子在教堂受洗;成長後也在教會服事,做義工,受到上帝的祝福。我自己也得到上帝二次大大的祝福,一次是我大女兒讀大學三年級時參加波士頓曲棍球賽,在比賽中腦部被打傷。手術過程中需要換血,經過十二小時。醫生說:「生命雖救回來了,但將來恢復如何,我已盡自己所能做的,其餘就交給上帝,靠上帝的能力了。」

  大女兒回學校復學。麻省理工學院的教授說:「你可能無法畢業,因你的腦部受傷。」另一教授則說:「你左腦受傷,你可以盡量用右腦讀完學業。」當時她很傷心。有一天很早就到海邊,見到太陽快昇起時,見到一道光,聽到聲音對她說:「孩子,你放心,我會醫治你,你會康復。」之後,她完成了學位,又拿到二個學位,今天也結婚了,有一個美滿的家庭。

  另一恩典是我大兒子,在訓練期間放暑假回家幫忙割草。因天氣炎熱,割完草,他就和朋友到湖邊游泳、划水。跳水時,頭部撞到大石頭受傷,只差半英吋可能就會蒙主恩召,以後他也恢復了。

  我到美國這麼多年,牧師從沒想到我未受洗。太太以前是佛教徒早就受洗,我也常鼓勵她到教會,但自己卻沒有受洗;一直認為自己的行為沒違背上帝,有需要受洗嗎?因沒受洗使我有藉口可以罵人。未受洗時,上帝就施恩於我那麼深,應早就該信主了。祂的慈愛是無邊的。人是不能不信上帝的。上帝造萬物是條條有序,每一星球都很有規律的運轉,未曾相撞,但人所造的東西很快就毀壞,人只能發現不能發明,上帝早已造好,人只能用智慧去發現而已。

  三個月前上帝透過我慈愛的母親告訴我:「勝義,你要受洗。」我說:「好,我會回民族路教會受洗。」感謝上帝!我受洗之後,我不能藉口說因我未受洗就可隨意罵人了。我要感謝我母親。我母親年輕結婚,犧牲自己為了大家。我會學習像她的慈愛去關心人。這是我的心路歷程,我感謝大家使我有榮幸回來受洗。

       (見証於二00一年三月廿五日)

回選單


「我信主的見証」                                          陳嘉惠姊妹

  牧師、各位弟兄姊妹平安。可能很多人都不認識我,我真正走入這個教會參加禮拜可能不到十次,而如果來可能也是來晚崇拜,因此我對教會上的事很陌生,很多都需要學習。

    可能大家會覺得很奇怪,才來幾次教會就決定受洗。其實我國中就接觸了,因為歷史老師是基督徒,常講聖經故事給我們聽。但我都忘記了,只覺得她很有愛心,是我從小到大不曾遇到過的。上高中後也開始加入團契,但真的開始想了解到底基督教是教導人什麼,開始追求生命的意義。當時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我很失望,也對自己說再也不碰基督教。專科的時候我的好朋友是基督徒,也聽了她的見證,很感人。但因為當時她很年輕,常告訴我她很不喜歡作禮拜,這好像更符合我的答案,更不想接觸這個宗教。

    感謝主,很奇妙的帶領我讀喜信,當時我蠻排斥的,覺得好像我去讀英文,為什麼變成在唱歌、上聖經課,但是慢慢的我被吸引了,當時潘教授講了聖經上的一段話:不要憂慮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這些話很震撼我的內心,而我慢慢的在唱詩歌時,我感到唱不出來,只覺如果真有一位萬有的神,而祂是真的。我願意試試看。於是我開始讀聖經,看靈修的書,而在這一半我離開很多次,但卻也真的經歷到的神帶領,於是我決定受洗,將一切交給神。

  在信主之前,我是個不太信任人的人。從小到大,就覺得這是個謊言的世界,看不到愛,看不到溫暖。雖然身邊的人都很好,但我覺得那都不是出於內心,因為我看到大家明明很痛苦,但還是講些表面的關心話,我覺得很虛偽。很小時候因為有一段時間沒跟家人住在一起,因此變成很會觀察別人的內心世界,也很喜歡心理學,因為我想掌控,我要感覺。我家是拜拜很兇,也常算命,因此我很反感。在專科的時候班上很多我的朋友幾乎是一貫道的,他們也很積極的邀請我,但我很排柜,我也很認真的研讀佛、道教的書,也曾經認為就是以前做過什麼事,今世才。也因此我從小到大心都被捆綁,以前不知道,只覺得到了冬天,胸口就很痛,無法呼吸,從小到大睡覺是我最痛苦的事,常做惡夢。信主後這些都打破了。

  信主後,我終於明白問題出在哪堙A有個很大的盼望就是「若有人在耶穌基督堙A他就是新造之人。」而且找回我從小到大的答案,那就是「愛能破除一切的「咒詛」。不管拜拜或敬畏鬼神或從前跟許多人的彼此傷害,這些都有救了,不會再有無奈,人生就是這樣,曾經我埋怨過上帝為何會讓我遇到這樣的苦難,但愈在苦難中真的愈能體認聖經的話是真的,因為人的軟是要彰顥上帝的大能,也經歷過人若離開神,就偏行己路,什麼也做不成。曾有一句話是:上帝愛我們,我們才有能力愛人。以前我否認,但現在我感謝神,讓我愈來愈有能力愛人,而不軟弱,因為「我何時軟弱,何時就得剛強。」信主後我也變得很有喜樂,有盼望,知道不管遇到什麼事,都有上帝在看顧,「在人所不能,在神凡事都能。」「靠那加給我力量的我什麼都做得到。」因有神的話常鼓勵我,其實聖經我並不是很了解,只是生活上常印證神的話語是那麼真實,也明白人的無奈是他們不認識獨一的真神,或還沒經歷神。也能開始有憐憫的心,但還是會有軟弱,常需要求神加力量給我。謝謝。

          (見証於二00一年一月七日)

回選單


我信主的見証                              蔡昇輝同學

牧師、主內的兄姐,大家平安。

  我是這次領受洗禮的學生,叫作蔡昇輝。首先我要先感謝上帝,還有牧師,以及在座的各位長輩,讓我有這個機會上台來說我受洗的感言。

    我是一個出生在基督徒家庭的孩子,所以自小漢,爸爸媽媽就會帶我來教會,來一起敬拜上帝。自主日學開始到現在的少年團契,經過這麼多的時間,也讓我成長不少。我的阿公就是蔡榮科執事。他也常常跟我講要如何來服事上帝,教我要如何作一個耶穌的學生。現在在少年團契中,我認識了許多的朋友和長輩,特別是陳牧師倩芬和明昌哥,在這一兩年來給我的照顧、鼓勵,我相信沒有他們,就沒有現在如此進步的少契,我滿心謝他們。

    現在我也當上了少年團契的同工,讓我感覺非常的高興,因為奉獻自己來為上帝做事情,是一件光榮的事情。也希望上帝能讓我跟隨在主耶穌身邊,學習更多事情。也希望大家能給我指示和引導,讓我能做的更好。感謝各位,謝謝。

                (見証於二00一年二月四日)

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