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信仰見証 

我的信仰見証

  林學正弟兄   楊景昌弟兄  林玉如師母 楊劉水彩姊妹

 


                                                    林學正弟兄  

    個月前在我母親的告別式,看見教會兄姊的關心,使我深受感動。那時,我告訴自己:﹁我要受洗。﹂受洗的心火熱如同鹿﹁切慕溪水﹂。渴慕受洗的心如得重病須掛急診。

  問道會中我問牧師。受洗,可否不要見証?之後我才知道,見証是受洗的一部份。基督徒不只要會禱告,也要會見証。

  我在此向大家報告慕道三十年來的心路歷程。三十年前我在台大進修研究所,施長老帶我去台北南門教會。那是我第一次上禮拜堂。那時候,覺得聖歌隊唱的詩歌很好聽。之後我有時間就陪施長老去教會,也覺得牧師的証道很好。漸漸的,我和施長老的感情愈來愈接近。一年之後,我們論及婚嫁。我回家向我父母提起此事,並表明施長老是基督徒,父母並沒有反對。

  結婚之後,我在農業試驗所工作,三年後農復會(今農委會)以美國開發總署(USAID)獎學金推薦我去美國進修一年。一年後,教授建議我再以一年半的時間繼續攻讀博士學位。二年半中,施長老於美國佛羅里達州大學和我一起做實驗,成為我最大的助手,也使我能順利進修。

  兩年半後,農委會要求我回來。當時,我實驗未完成,考試未考,心堳傶纗L。我和施長老開始禁食禱告,並迫切禱告,將困難交在上帝的手中。那天下午我弟弟從台灣打電話告訴我,我的指導教授叫我不要回台灣,並指示我請美國的指導教授寫信給美國農業部,美國農業部再寫信給農復會。農復會再回美國農業部,再回我美國的教授。經過一個多月的時間,農復會仍然要我回台灣,我再次請美國的指導教授寫信給農林廳廳長,說不定廳長會答應。我再次如法炮製。經過一個半月,那時我的實驗、論文都完成了,剩下論文考試。我的教授說:﹁可以考試了,你快快考試﹂。那時我很感動,告訴施長老:﹁我回台灣一定要受洗。﹂回來之後,我的心又開始軟弱、躊躇。受洗的心不再那麼急切。 

  全家搬到霧峰,當時任職園藝系主任十年,在那十年中,我聽到李登輝總統在草屯教會証道,題目是﹁心意更新﹂。聽後才知道信主如同杯子倒掉水,再裝入新水,變作新的心。將上帝的話、耶穌的教導放在心上,真的要相信主。對一個讀科學的人,知道聖經堻ㄓㄕX科學根據,但只要心意更新,自然就接受。那時受洗的心又回來,只是沒那麼急切。十年後我在台南區農業改良場當場長。那是七十六年。七十九年在農林廳當副廳長。八十二年在糧食局當局長,那年是我從事務官變成政務官,歷任廳長不曾在農林廳當副廳長升任糧食局局長,我很感動。那晚我從日本回來,省長和我面談。他說:﹁我們互不相識,但我請你擔任糧食局局長,是我問了兩個人,一位是之前的廳長,一是現任的廳長,。他們說你很好,所以請你來當局長。﹂這不是平常能發生的事,卻發生了。那時心婸﹛A一定要受洗。當上了糧食局局長,心又軟弱下來,受洗的心又漸漸遠了。

  直到如今,我母親過世後,看見兄姊的心,加強我受洗的信心。感謝小會的接納。今天起,我是正式的基督徒。我知道以後要如何做,如牧師所講的,作芥菜種子。我要使這顆種子,慢慢發芽,慢慢長大來事奉上帝。

  在此,請大家牧養我。如我行走有彎曲,警告我,修直我。很高興成為基督徒,我要緊緊的跟隨主。感謝上帝,我的岳父、岳母、聖明舅舅、舅媽、國廉姨父、春華阿姨一直為我禱告三十年。他們的禱告上帝已聽到了。我要正式告白,我是基督徒,我要做一個有基督樣式的基督徒。

                  (傳講於二000年二月六日)  

回選單


                               信主前的背景                                            楊景昌弟兄  

    回想我的人生,我感到上帝對我有特別的引導。三十年前看到美瑜長老的家庭,因為信仰的關係,待人和善、親切,在事業經營上也很有原則,因此感到羨慕。

 那時到美瑜長老的飯店收床單時,在飯店中就看到聖經,那時對聖經有一些興趣,但後來太忙碌,也就漸漸的淡忘了。

  以前我的生活沒有寄託,人生沒有目標。事業婚姻都不是很順利。雖然我也曾探討人生哲學、死亡及宗教等問題,但一直找不到答案。到去年父親生病,美瑜長老引導我父親信主、受洗,後來我和姊姊到教會,我感到在教會中得到許多的愛、關懷,在我精神最無助的時候,在教會得到許多的協助,因此我相當的受感動,隨後也認真的認識主耶穌。

      為什麼要信主

  以前看到有人死亡時,即開始探討人何去何從的問題?

  到底人為何要生?生下來要做什麼?人生結束之後要去那堙H

  這些問題到了教會之後即找到了答案,現在知道人生結束之後就是要去上帝那堙A所以對死亡沒有懼怕,人生也有了目標。

      信主後的改變

1.思想上的改變

  記得上個月去卡拉ok,一進去之後,心中馬上產生非常強烈的排斥感,以前我不太會有這種感覺,但現在會有這種感受。

2.行為上的改變

   a.脾氣改變。以前較暴躁,但現在較溫和,雖然尚未完全改變,但已經會時時反省,慢慢修正。

   b.開車前會開始禱告,雖然仍不太會禱告,但已經養成習慣。

結語    最後,我要和大家分享令我印象深刻的經文:

「凡是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來,我就使你們得到安息。」(馬太十一章廿八節)

  我的人生,一路走來,坎坎坷坷,腳步很沈重,所以對這段經文感受深刻,我信了耶穌之後,真的感受到心靈得到安息了,我也希望自己能夠帶領心靈擔重擔的人認識耶穌,心靈也能得到安息。

                   (傳講於二000年四月三十日)

回選單


      這是天父世界             見証人:林玉如師母

    人生在世有人說如浮萍,有人像孤島。高中時的我更深深的感慨說:人的存在根本就如夜空中的繁星,星星之間看似接近,但卻是相隔好幾萬萬里。沒有兩顆星星是可以彼此貼近的,人與人之間也是如此。人注定要 獨!

  我生長在兄弟姊妹七人的家庭裡,我排行老么。上面有三個姊姊,接下來是三個哥哥,然後才是我。在我長大,開始有心事的時候,父母年紀己大,姊姊因為年齡的關係離我很遠,哥哥們卻是異性,我好像是一個獨立出來的個體,我是小妹,沒有同黨。

  在學校同學之間,因為是通學生的關係,雖然有三五好友,但也難培養死黨。上了大學,首次離家,家人八個小時車程外的地方,此地無親無友,週末成為失落時刻。這時,室友張汝苓邀我禮拜天一起上教會,我當煞答應,何況我對教會並不陌生,老家的斜對面就是禮拜堂,而且我也上夏季學校。

  後來,在星期天禮拜之外,我也參加週間的團契聚會。漸漸的我聽說,有位掌管萬事萬物的偉大真神,祂真心愛我,並且要成為我的父親。這個恩寵太大,我一時無法會意。但我心渴慕,願意更知道這愛的因由,所以我參加禮拜、團契、禱告會、查經班。一點一滴我更認識祂,一次又一次我感覺、我經歷祂的同在和幫助。終於在一九六六年復活節,我受洗,正式稱祂『阿爸天父』。

  既然造物者是我的父,那我不論處境是浮萍、是 島,我知道我有上帝的愛托住,我有上帝的愛環繞。如果有一天人人都稱造物者為阿爸父,那縱然人與人之間的實況,永遠像彼此之間必定保持距離的星星們一般,但眾星們在父愛的牽引之下,成為星系、彼此有關連又一起運作。特別在黑夜裡,眾星們領受光源,使得天父的世界增人世間的美麗。

『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賜他們權柄作上帝的兒女。』(約翰一:12)

『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賜彼此服事、作上帝百般恩賜的好管家。』(彼前四:10)

回選單


 「我信主的見証                楊劉水彩姊妹

  當我的先生(故楊銘耀先生)生病的時候,我的女兒就鼓勵我們信耶穌。後來牧師、牧師娘多次來探訪及多位兄姊關心我們,我們都非常感動。我感受到教會的人真的很不一樣,特別的有愛心。

    經由牧師、牧師娘多次的探視並向我們介紹耶穌,我的先生欣然的接受主並主動要求受洗,不久後牧師即為我的先生在病床上施洗,那時我也決定要相信耶穌。

  回想我們以前的生活,每天只為三餐能得溫飽而努力,因此和週遭的親友也很少接觸,更別說得到他人的協助。一想到此,我感受到自己好像一隻被放出鳥籠外任意飛翔,無人收留的鳥兒,我飛累了,卻沒人收留我。但是當我信了耶穌,我實在被上帝的愛深深的環繞住,祂將我緊緊的抱在祂懷中。我真的好感動,每每想到上帝那麼愛我,眼淚總是不聽使喚的流下來。

  現在我受洗了,我的心情感到非常輕鬆,我不再像以前煩惱生活瑣事了,因為上帝是我的倚靠,祂也是我生命的全部。感謝主。

                    (見証於二000年四月十六日)

回選單